疫情冲击上下游:被饿瘦了的网红小龙虾,价格还可能大涨

作者:杨宝森 来源:米蒂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9-24 00:16:07 评论数:
受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多重影响,今年的小龙虾上市时间及价格可能会受到巨大影响

“等疫情过去,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全虾宴’,把什么油焖、清蒸、蒜蓉大虾,全都来一套。”自称是“小龙虾重度患者”的赵小辉,已经被“圈”在家连续20天,他在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说。

不过,与赵小辉的充满期待不同,远在湖北的养殖场老板沈师傅,此刻最担心的,是村口的路被封了,可家里库存的小龙虾饲料,马上就要断供了,要是饲料厂不能在数天之内把需要的饲料送到,他辛辛苦苦养殖了大半年的2万多斤小龙虾,马上就得挨饿了。

湖北是小龙虾的主产区,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一半。在正常年份,3月将开始进入小龙虾的销售旺季。受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多重影响,今年的小龙虾上市时间及价格可能会受到巨大影响。

挨饿的小龙虾

农业农村部于2019年8月发布的《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一只小小的龙虾,已经发展成为年产值3690亿元的新产业。其中,在全国1261万亩小龙虾养殖面积中,湖北省占有721万亩,成为全国养殖面积最大的省份;在全国118.65万吨的小龙虾产量中,湖北的81.24万吨年产量,也几乎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一半。

湖北的小龙虾养殖,始于潜江。最初,这种学名为克氏原螯虾的“外来入侵者”,因不断啃咬水稻秧苗、捕食水产生物、钻溃围栏土坝被当地视为害虫,后来,当地农民开始尝试捕捞后售卖给餐饮门店后发现,小龙虾易于烹饪、肉质鲜美,很快风靡全国,成为一道国民网红菜。

从2015年开始,全国小龙虾总产值很快从不足1000亿发展到2018年的3690亿。其中,74.49%的产值来自下游的餐饮消费,美团点评于2019年6月份发布的《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2018)》显示:2017年,小龙虾门店数量比2016年增加了将近10万家,增长95%;2018年,小龙虾门店数量比2017年增加了超过14万家。就这样,原本不入流的小龙虾,逐渐成为一个真正靠“吃货”撑起来的品类。

沈师傅也因此享受到“小龙虾”红利,最红火的2018年,他一年就赚了几十万元。

湖北省水产技术推广总站在一份报告中说,湖北全省的小龙虾养殖,95%左右都集中在武汉、荆州、黄冈、孝感、荆门、潜江、鄂州、黄石、天门等9个地市。其中,荆州的养殖规模最大,约占湖北省总产量的一半。令人遗憾的是,包括荆州在内的湖北9市,大多都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

为了控制疫情,武汉、荆州等地均推出了严格的封城政策,甚至一些城市还出台了更严厉的“战时管制”、“战时封闭管理”,当地的小龙虾养殖也很快受到影响。

“开春后,在洞穴里生活了一个冬季的小龙虾,会大量出洞到塘中觅食。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准备大量饲料,往水中投食。”沈师傅懊恼说,眼下,小龙虾养殖正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阶段,往年这个时节,各地的饲料厂已经开始给他们送货了,但今年,因为疫情,一些饲料厂甚至至今都没有复工,而且,即便是复工,因为很多地方的交通都被阻断,这些饲料可能也无法及时送达。他特别担心,万一春节前储存的小龙虾饲料用完了,接下来该拿什么去喂养这些胃口越来越大的小龙虾们?

长期致力于小龙虾行业市场研究的市场人士刘节欢说,一旦小龙虾投喂不足,可能会面临严重的后果:一些吃不饱的大小龙虾之间,会相互内斗,自相残杀;越冬后公虾会因为无力蜕壳,死亡率上高;而一些散仔母虾则可能会由于营养不济、体力不支,在生殖性蜕壳时,因体力耗尽而死亡;而整个塘口一旦肥力不足,青苔就会不断蔓延,飞鸟、田鼠等小龙虾的天敌也将开始攻击小龙虾。

为了避免疫情对当地小龙虾养殖的冲击,潜江市一些乡镇也开始行动起来。潜江市熊口镇赵脑村党支部书记赵常洪说,为了帮助养殖户解决饲料等原料难题,当地一些养殖合作社专门开通了生产物质供应渠道,将原料配送到各村养殖户。

下游多向受冲击

专注于小龙虾行业研究分析的研究员胡升翔说,新型冠状病毒对整个湖北的小龙虾养殖行业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往年的二三月份,是销售小龙虾成虾的旺季,也是效益最好的时间,但今年,包括武汉白沙洲水产市场等在内的大部分水产批发市场一直都处于关闭状态,导致小龙虾无价无市,从业者因此损失很大。”胡升翔告诉记者,由此导致的一个最直接后果是,处于上游的养殖场老板们,面对无法确定的市场开放时间,心理上会产生很大负担,由于担心小龙虾上市后无法进入流通渠道,一些养殖场老板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亏多少钱,而是能不能活下去,再加上,疫情导致的封城和交通工具不畅,本该在春节后复工的养殖场工人,也被迫呆在老家无法流动,更造成一些养殖场用工紧张。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的养殖户也承认,小龙虾正在面临的难题,还不仅是饲料短缺一项,譬如,同样因为交通的阻隔,一些本来上市的小龙虾,却无法运抵外地,实际上,即便是顺利运达,由于大多数餐饮门店尚未开业,这些小龙虾也无人购买。

同时“停摆”的,除了养殖业,还包括小龙虾加工业。湖北交投莱克现代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玉林说,自从1月17日公司停产后,车间至今都没开工,这直接影响到了公司年前接到的包括2000多万元国外订单在内的共计5000多万元订单的交付率。此外,公司年前还向全国各地销售了1.5亿元小龙虾产品,但是由于这些货品至今仍囤积在各地网点无法开门售卖,资金难以及时回笼,又让公司的原材料采购面临资金短缺难题。

这些因素,都可能会增加今年小龙虾生产和上市的不确定性。同在湖北的小龙虾养殖户张师傅也告诉记者,由于市场预期不好,他担心养出来的小龙虾卖不出去,准备推迟出虾。这意味着,往年三月底即可上市的小龙虾,将被迫推迟到4月、5月,而且,届时能否上市,还得看疫情的控制程度。

现在,养殖户们最大的担心是,一旦无法在后续的几个月内控制住疫情,终端的消费市场因为道路阻断、餐饮闭店等因素,会最终造成小龙虾的销售不畅。

对于接下来的小龙虾价格走势,已经从事小龙虾养殖业10多年的黄师傅说,这主要得看交通物流问题能否得到解决,如果在第一茬小龙虾上市时,国内道路畅通,充足的小龙虾供应不会冲击到终端餐饮,但如果届时道路交通仍不畅通,则可能意味着养殖户手中的小龙虾无法上市销售,进而造成亏损,这可能会打击养殖户的后续养殖热情,并最终导致终端餐饮消费价格上涨。

黄师傅认为,虽然去年暖冬加上今年暖春,小龙虾出洞觅食会比往年提前几天,但一般也是要到水温15℃左右才会活动频繁,目前还未到小龙虾大批量进食阶段,但如果这种局面持续到3月底,届时物流、终端餐饮门店等问题仍未解决,则可能会对今年的小龙虾养殖造成“重创”。

胡升翔也说,由于受到疫情影响,湖北的虾苗、早虾生意基本是没戏了,如果到4月中旬疫情仍未好转,那第一茬小龙虾也没了收入,如果疫情继续延续到5月份,那整个湖北近80%的养殖户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没有致命打击”

“第一茬(即三月底上市的)小龙虾,肯定是指望不上了。”沈师傅说,自己搞小龙虾养殖这么多年,没想到在2019年已经亏损好几万元的情况下,会在今年再次面临即将亏损。

不过,也有不少人认为情况可能并没有那么悲观。比如同样为养殖户的黄师傅就说,疫情本身对小龙虾养殖的影响,其实并没外界想象的那么大。

多位当地养殖户则表示,湖北的小龙虾总产量与2019年相比,应该相差不大,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湖北拥有小龙虾种苗生产、小龙虾饲料加工厂、成品小龙虾的加工厂、成品小龙虾的专门快递物流公司等全产业链条,疫情不会对当地小龙虾养殖造成致命打击。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的养殖模式创新也成了风险防控的缓冲带。

“对于湖北的‘虾稻共作’虾农来说,虽然今年第一茬的小龙虾已经很难赚到钱,但稻米总算还有一部分收入,也不至于惨不忍睹。”胡升翔说。由潜江农民摸索出的“虾稻共作”模式,曾让整个潜江的小龙虾养殖面积和产量快速增加,并被带到了四川、云南、广西、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河南等省份。虾农们的收入,也由当年的单一种稻收入,增加为稻米、售虾双重收入。但模式也存在反思的地方,虽然名为“虾稻共作”,实际操作中一些虾农却是重“虾”轻“稻”。

作为受益者之一,沈师傅介绍说,所谓“虾稻共作”,是一种稻田综合种养模式,即在稻田中养殖两季小龙虾并种植一季中稻,在水稻种植期间,小龙虾与水稻在稻田中同生共长。养殖户由此可以实现一年养两茬虾,每亩收入,也从当年单一的稻米收入1200元一下增加到四五千元。

在胡升翔看来,虽然国内的小龙虾短期内遭遇销售不畅,长期看,价格仍有可能“很快会起来”,因为,猪肉价格高高在上,鸡、鸭等活禽正在被限售,其它野味又被国家禁售,而小龙虾虽然也曾传出寄生虫谣言,但实际上,至今仍未有任何证据表明小龙虾与人的疾病存在关联,而且,小龙虾在经过高温蒸煮后,体内寄生虫已被扼杀殆尽;另外,小龙虾作为一个网红品种,国内民众对小龙虾的消费需求仍大量存在,而且,由于湖北小龙虾在受到打击后,会造成市场供应量减少,反而会成为安徽、江西等地小龙虾崛起的新机会。

这意味着,诸如赵小辉这样的小龙虾“吃货”们,想在短期内品尝到物美价廉的小龙虾,很可能会成为一种奢望了。